鱼一

2015/6/16

“我会感到愧疚,因为长大了的我除了复杂似乎一无所有。”

植物剧场:

被围观的我—尼泊尔贾纳克布尔

橘子洲大桥上

PS:色差好可怕~_~

“唔~好多小朋友进到我的肚子里来了。”

HolyPhone:

747 .

棒~!●▽●

路過的修卡戰鬪員:

早安(= v =) @鱼一 

路過的修卡戰鬪員:

你猜想十七岁的女生

有明亮的心和朦胧的眼睛

而猜想毕竟只是猜想

你不是女生  早已过了十七

如果我写一首静夜思

在夜里,宁静得自己好像不存在

即便把自己关在小房子里,也会感觉到了天堂似的盐湖

从前

游吟诗人的他低头呢喃

床前明月光,地上有霜

与大咪咪小姐交配的他觉着

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

沿着并州路一直向南走的他流泪并且艰难地吐字

别把我的消息带回家乡,未来很长一切难讲


我想知道

到了夜晚你也是个面色苍白的少年吗?

曾渴望自己如风,清新舒爽

却不经意地变得怀疑

粗鲁

愤怒


日记

一些思考

W A N I M A L:

多年以前

 我认识一个很牛逼的摄影师

他开了一个咖啡馆 店里的墙上挂着都是他的作品

我印象很深刻

有一组图是北京四合院的房顶上躺着几个安静的女人体

一次我去喝咖啡 

问他能不能帮我女朋友拍一组

他跟我说:你为什么不自己拍呢?

当时我不知道这句话到底几个意思

因为我是无名小辈不值一提?

还是在鼓励我自己拍?

当时我还没有从事摄影的工作也没有想过会专门从事这个工作

但是这句话让我思考了许多

现在回想起来

他一句无心的回答

对我有着深远的影响。


人体摄影大家都爱看...

2015-01-29 03:56:26

今晚我试着做一个诗人

深夜里不眠,拿着笔对着纸想你

才发现我的矛盾

我神经脆弱并且敏感

我告诉你

我很担心

世人们骨子里崇尚敢作敢为和大男子主义

鄙夷脆弱敏感的样子

并且为了降低识别成本,将内涵和名字简化成了一个名字

你不是男子汉大丈夫,那你就是个软蛋

我难以找到认同

我不能学别人说那些我听不懂的话

比如:

我不需要别人的认同

因为我需要别人的认同

像尼古丁的受体嗷嗷待哺

我需要你的关注

而你如果不付出额外的时间来了解我

你会因此不喜欢我

我要是用我假想正常人的眼光来看我

我是病态的


洗澡的时候我会想

失...

一开始受到别人的不尊重,我会想X他N。

那时很愤怒仿佛自己被否定了一样。

后来想了想,首先,他不尊重一类乐手是他的无知

其次我也不怕他,更不怕嘲笑或者是否定。

因为,要做的是自己要更加努力。

WE ARE NO SCARED!

孤独自由,自由孤独
© 鱼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